Loading… 百度高德前高管合创宽凳科技,国内首张高精地图发布在即_TOM汽车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百度高德前高管合创宽凳科技,国内首张高精地图发布在即
2018-08-03 19:28 亿欧网   

 

中国市场的“战争”永无休止。

从21世纪之初Google与百度的搜索引擎大战,到10年前百度高德的地图之战,再到如今各家企业对自动驾驶赛道的争夺,中国市场战争的主题换了一波又一波。

而在各家主机厂、科技企业和初创公司都在勇夺自动驾驶技术的桂冠时,另一战场悄然开辟——高精地图。对于自动驾驶而言,高精地图到底有多重要?2018年英国《金融时报》曾对其进行深入报道后得出结论:高精3D地图是目前自动驾驶技术不可或缺的基石。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何目前面对自动驾驶的风口,一群高精地图厂商却鏖战正酣。

值得关注的是,有两个关键人物全程参与了上述几场战争,且都位居核心:刘骏、冯汉平。从最初Google中国办公室的同事到分别身居百度、高德地图要职的竞争对手,二人已见证了中国市场的几轮变迁。

而面对汽车出行行业即将发生的剧变,曾任百度LBS事业部总经理的刘骏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于是他找到当初的同事,同时也曾是竞争对手的冯汉平。“高精地图,做不做?”,经过一番考虑后,二人再度携手合作,从此中国又多了一个高精地图公司——宽凳科技。从业多年,“老司机”深知何处为“坑”

其实在宽凳科技创办之前,除了CEO刘骏,公司的CTO冯汉平也已在地图行业深耕多年。他曾是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的无线技术总监,也担任过高德地图的产品技术副总裁,亦曾是凯立德的首席技术官,履历漂亮,经验丰富。所以刘骏在接受亿欧汽车采访时坦言:“我们都是业内人士,所以在做高精地图时,有些坑我们是事先知道的。”

在他看来,首要工作便是为公司确立一个正确的方向。刘骏表示:“宽凳科技一开始要做的就是绝对精度的地图,进而完成全国范围内的组网。”这里说的绝对精度,不仅指的是地图上的目标与真实世界对应物之间的误差要从米级降至厘米级,还需要现实空间中所有与行车有关的道路交通信息元素都要在高精地图中有所体现。比如车道线、路牌以及各种交通标识。

但是,很多公司走的都是传统路线。刘骏介绍称,传统的导航地图是将路绘制成一条一条的线,这不光少了很多道路细节,精度也不达标。一旦误差变大,线与线(也就是路与路)之间就很难连接组网。“建网并不是将线组合起来那么简单,从线到网是一个质的飞跃。”刘骏说道。

能事先明确方向,自然得益于刘骏和冯汉平丰富的地图行业经验。冯汉平感慨道:“曾经的工作经验对我的帮助太大了,对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来说,这些经验都是必不可少的。包括形成体系化的技术结构、搭建技术团队、从上到下的做一个产品等方面,我都在之前的公司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对于刘骏来说,此前的从业经历带给他最大的帮助就是确认公司的方向和入行时机。他坦言:“方向错了,再努力都没用,同时创业最重要的还有时机。”除了思想上的历炼外,多年的从业经历也为他带来并肩作战的伙伴。据亿欧汽车了解,宽凳科技的创始团队在十人左右,他们都是一路跟着刘骏走过来的。

截止目前,2017年5月成立的宽凳科技已从最开始的数十人发展到如今近200人的规模。在人才架构方面,刘骏介绍说,公司大部分是AI和地图方面的人才,大部分的融资资金也用在这类人才的招聘上。但相比AI,地图方面的人才似乎更为稀缺。刘骏更是直言:而这其中,宽凳就几乎占了近一半。

除了AI和地图方面的人才,刘骏也表示由于与车厂有紧密的合作计划,所以目前还在招募与车厂相结合的人才。但宽凳最终想做的是类似于安卓系统的B2B2C模式,所以未来也会慢慢的增加2C的人才。要实现地图众包,关键是降低探测成本

正是有了这些人才的加持,刘骏于今年7月正式宣布启动“百城百万计划”。具体而言,宽凳计划在未来的一年内,完成100个城市和100万公里道路的地图绘制,同时完成中国道路“主动脉”的铺设。这对于一个刚刚过完一岁生日的“小baby”来说,成长是迅速的,目标是远大的,同时也是极具挑战的。

实际上,高精地图是随自动驾驶的出现而诞生的,但在刘骏看来,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张合格的高精地图。但好在,目前的宽凳即将完成中国第一张高精地图的绘制工作,这为“百城百万计划”开了一个好头。

而宽凳要完成的这张地图,不但要绘制精度在20厘米内的各种道路细节,还要进行实时更新。对此,宽凳的技术路线是先使用自主研发的采集设备(包括高精度的组合导航产品、工业摄像头等),组建车队,自行采集道路数据,绘制出第一张高精地图。借着在地图采集车对其进行持续更新的同时,再与车厂合作将高精地图搭载在自动驾驶量产车上。最后,利用车上的摄像头装置,在用户使用地图和汽车过程中,通过比对汽车观察到的真实世界与高精地图的差异,实时反馈数据至云端进行处理,实现地图的更新。

很明显,宽凳第一张高精地图的视觉解决方案是摄像头,但是,目前国内其他高精地图巨头,如高德、四维图新等企业使用的都是激光雷达。对于舍弃激光雷达的原因,冯汉平表示,每辆车上都会有摄像头,但不一定有激光雷达。对于车厂来说,量产车上每增加一个设备,都是成本的增加,而这些成本最后都会转嫁到用户身上。

他说:“其实高精地图第一步会落地的场景就是高速公路和城市快速路,对于该方案来说摄像头的探测精度是足够的,相对来说地图的实时更新显得更为重要。但对于众包来说,搭载该方案的车辆越多,地图更新得就越及时。如果成本一旦提高,就意味着能够搭载众包方案的车辆变少了。”

同时,只有多辆车的共同反馈才能达到准确更新的目的。做高精地图是一点也马虎不得的,其“高精”的概念,就要求绘制过程的每一个环节后都要进行严格的质量把控,包括地图的采集、上传、图像识别、测量、自动化、制图、编译等全过程。

对于检查地图精度的方法,冯汉平介绍有三种:一是通过高精度的GPS在地上打出一些控制点,并与自动化程序计算出来的地图对应要素的位置进行比对;二是采用将三维空间的物体投射在二维的照片上,比对影像重合度的方法,以此来确定精度是否符合要求;三就是针对如隧道这样的复杂场景和较难路段,进行反复测量和比较。

而对于这两位从百度和高德离开的高管来说,一旦第一张高精地图绘制成功、并实现落地,就意味着二者可以凭借此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图商混战中的生存之道——专注一件事

在谈到中外高精地图行业竞争态势的差别时,刘骏表示,国外的技术方案都偏保守,而国内普遍比较激进。对此,他用两个字概括了中国高精地图市场的现状——“混战”。

目前无论是车厂、传统图商、科技企业还是初创公司,大家都拼了命地想进入高精地图行业。但刘骏指出,车厂在相关人才方面比较稀缺,更倾向于和图商合作;图商虽然已积累了很多地图方面的经验,但AI经验比较少;而对于初创公司来讲,现在进入的时间太晚了,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了。

相比之下,BAT既有AI基因,又有地图人才且进入行业时间较早,似乎是一大劲敌。但刘骏表示,由于数据的敏感性,车厂不大愿意与BAT合作,二者不仅在高精地图领域有业务重合,也基本都在做自动驾驶,双方天然存在竞争关系。其次,BAT定位多元化发展,在单一业务层面,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但宽凳在创立之初就秉承这样一个原则:“看准了,就只做一件事。”

所以刘骏为宽凳的定位便是既不做车,也不做自动驾驶,只专注研发高精地图,在自动驾驶行业扮演一个中立图商的角色。但在公司未来的发展上,他表示第一阶段肯定是以自动驾驶汽车为核心,为车厂提供服务,也以此来对自己的高精地图进行更新迭代,这之后可能会搭载在物流配送车、机器人等方面。

“亿欧第一次来采访我们还是技术研发阶段,这次是产品阶段,下次再来采访希望我们已经完成落地阶段了。”刘骏笑道。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